雨弥微熹

只属于自己心灵的乌托邦。

胡言乱语

又在为了奇怪的事情生闷气,还以为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

今天跟着老妈久违地去上班了。

很久没见到李伯伯,听他上了好久的课。虽然都是明白的东西却不能在每一次思考的时候都运用到。差距就是从这些一个一个的偶尔之中产生的吧。

工厂最最重要的是秩序,因为人很多,空间却很有限。每个人被困在自己小小的座位里面,盼着月底的一份工资。而经营者则是在利用着这份欲望,用着金钱的鱼饵让员工力争上游。

无数次的认为之所以能被周围的人这样对待和我是不是这个我并没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来只是说着我会努力就会得到称赞获得别人眼中的荣誉。然而如果没有“我”的背景,那就什么都不是。好想让父母认同自己,单单是从能力上,而不是因为是他们的女儿或者什么人。

评论

© 雨弥微熹 | Powered by LOFTER